2016勃艮第产区霜冻灾害详细报告

作者:供求信息

  勃艮第4月27日的霜冻揪着全世界葡萄酒爱好者的心,这一消息也瞬间在朋友圈里炸开了锅,连着好几天都是大家讨论和转发的热点话题。

  春光灿烂的4月初

  我记得非常清楚,4月19日的时候趁着春光,我到Gevrey-Chambertin踏了个青,放眼望去不仅被大片大片黄色的油菜花田吸引了,也在Chambertin那里见到了2016年的第一颗希望。

  

  

  

  

  2016年在勃艮第见到的第一颗绽放的嫩芽

  图片by 刘雨龙

  下同

  随即李德美老师在我的朋友圈里面回复,说Maconnais那边前几天下冰雹了。我起初还没怎么在意,只是觉得相差100公里也正常,至少夜丘这边一派春光。

  变天

  但是快到周末的时候天气就变了样,下着小雨并且气温骤降,就连关了许久的暖气也重新用上了。我心里不禁开始担心起刚刚发芽不久的葡萄树。

  4月27日中午,下了课到第戎市中心吃午饭,天又开始下起了下雨。吃完午饭往回走,到学校门口的时候,头感觉被什么小东西砸了一下。抬头一下,天空落下了许多白色的东西。旁边的同学惊呼:“下雪了!”但我仔细一看:是冰雹!

  这冰雹很小,只持续了几分钟。随后天空一直处于一半放晴、一半乌云的奇怪状态。气温依然很低,窗外的树被风吹得不停地摆动。虽然上着课,但我心里面一直挂念着葡萄田里刚发出来的芽......

  灾难

  4月28日一起床,一篇名为《DRC Montrachet 2016年份不复存在:4月27日黑色星期三,勃艮第35年来最大梦魇》的文章刷爆了我的朋友圈,一直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!

  当天下午课上到一半,我实在忍不住要去田里看一眼。从Gevrey-Chambertin开始,一路向南。确实如文章所说,在Musigny和Montrachet位于Chassagne村部分的葡萄田里,根本看不到一点生机。

  包括4月29日,两天的实地考察让我大致了解了各个村的情况。但由于时间和精力有限,我只去到了一些特级园和一级园,并且主要集中在夜丘地区。至于受灾最严重的生长在坡底的大区级葡萄树,我并没有亲眼看到。

  各产区详细情况

  离第戎市最近的产区Marsannay,由于坡度较低,又常有从山区吹来的冷风,听说受灾特别严重。但我没有去那里,而是从Fixin村开始记录的。

  Fixin

  位于Fixin最高处的Clos de la Perrière并没有受什么影响(由于霜冻触及的是葡萄芽孢的细胞,有可能从表面上看不出来伤害,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显现出来),葡萄藤充满朝气,映衬着霜冻后的阳光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。现任所有者Bénigne Joliet在1994年的时候于Perrière下坡处一块偏凉的田里面种上了霞多丽,但这块比较凉爽的地里的葡萄也没有受到明显影响。

  

  

  Clos de la Perrière

  Clos de la Perrière旁边的名园Clos Napoléon以及下坡处的Clos du Chap tre也都基本正常。

  Gevrey-Chambertin

  Brochon村里海拔最高的田叫Les Evocelles。我把车停到了路边,硬是像爬山一样才走到田里面。由于海拔高,旁边还有一个叫做Combe aux Moines的小背斜谷,微气候要冷一点。但我只是发现这个地方发芽比较晚,并没有看到冻害的痕迹。

  下坡时遇到有人在田里劳作,他说Brochon这边受灾并不严重,建议我去旁边的Combe de Lavaux看一下。这是一个很大的背斜谷,也正是我下一个目标,因为在这个大型背斜谷面向东南的坡上,有着Gevrey村最知名的一级园---Clos Saint-Jacques。

  

  

  Clos Saint-Jacques

  每次都是在D974公路上远远看到这个背斜谷,更没有近距离看过Clos Saint-Jacques。没想到这块6.7公顷的一级园如此方正、也如此陡峭。从坡下往上走,下坡和中坡处随处可见受到霜冻伤害的嫩芽。再往上坡走,情况有所好转。我在坡顶遇到了Domaine Armand Rousseau的工作人员正在绑枝,便上前询问了情况。她的回答印证了我刚才从坡底一路走上来看见的情景。她还说刚发的小芽并无大碍,但那些已经长出小嫩叶的葡萄藤就很难幸免了。

  位于Clos Saint-Jacques旁边的葡萄田Lavaux的情况反而好一些,只是偶尔能见到一些黑霜留下的痕迹。再往背斜谷深处走,Clos des Varoilles已经有一部分进入到山里了。但这边也是发芽比较晚,在刚发的芽上面我并没有看见明显的伤痕。

  

  

  Clos des Varoilles

  一抬头,我看到了马路对面升起了白烟,那里正是北面朝向、与背斜谷同名的Combe de Lavaux。于是我走过去想找人了解情况。这片葡萄田的所有者之一告诉我,他目前还无法估计这里的损失,要过几天才能看出症状。但他家位于D974公路边的葡萄田,目前能看出来的至少已有六成的芽死掉了。

  

  

  Clos Saint-Jacques对面的Combe de Lavaux

  和他聊完后,我去了特级园。最著名的特级园Chambertin受到了不小影响,目测40~50%的葡萄芽受灾。南边下坡处的Mazoyères-Chambertin情况也不好。在Chambertin南边与它坡度差不多的Latricières-Chambertin,靠近Grisard背斜谷,上坡处伤得不轻。

  

  

  Latricières-Chambertin

本文由剑南春广告_最新酒类行业新闻,酒业资讯_千杯酒业资讯网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 供求信息